第0054章 龅齿犍

听书 - 凡间狱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我颇为诧异的看了姬子一眼。

看来,他对那些东西也有很深的认知?

我能有这样的猜测,全赖黎皇的“收藏品”,那他呢?

这个同伴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主儿。

我心里默默想着,随即道:“你先说说你的猜测。”

“你也肯定觉得不可置信吧?”

姬子面色很精彩,轻叹道:“一种完全在预料之外的东西竟然犯了事。”

不用说,我们肯定是想到一块了。

他话不多,可是里面的信息却不少。

我苦笑道:“可是,兼具我们得出的种种特点的东西,只有这一种。准确的说,在我们已知的东西里,只有这一种最符合目前的情况。”

姬子默默点了点头,蹙眉垂头不语。

无怪他如此,这件事里确实处处透露着诡异,最不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出了问题,换谁都一样。

“你们能不能不打哑谜?”

大兵火爆脾气有些忍不了了,急得抓耳挠腮:“小九,长能耐了啊?这才几天的工夫,就开始装神弄鬼起来了,快点说,到底是什么东西!”

我犹豫一下,一咬牙,道:“龅齿犍!”

这是一种怪物。

如果用民间的称呼来说或许更加好理解一些,它和妖差不多,本体是一种非常小的动物。

犍,在古代指的是小牛,龅齿犍这种东西本体确实和牛有些相似,但体型连牛犊子都不如,非常迷你,顶多跟黄皮子大小差不多,尾巴如鼠,头上长着双角,口中有上下四颗獠牙,牙齿极其锋利,常年在嘴巴外面暴露着,所以被人很形象的称之为龅齿犍!

它确实属于那种东西里的一个。

只不过,它也是真的怂,生性谨小慎微、胆怯懦弱,基本没有任何威胁性,这与那种东西给人的凶狂毒辣印象格格不入。

它到底怂到了什么地步?

民国年间有这样一只龅齿犍,它像大多数龅齿犍一样化作人形,混入人类社会中,做着苦工,后来经人介绍娶了一房媳妇。

怎料,这娘们是个悍妇,养着一条碧睛猛犬,据说是山上的狼和守山犬配种生出来的东西,极其凶猛,悍妇常常将其放出四处咬人。

这个龅齿犍的婚后生活可想而知了,一言不合就被老婆打出屎,终有一日,他受不了了,夜里化成本体想给他老婆来一下子,结果靠近床边时,那悍妇梦里说了句呓语,顷刻把龅齿犍吓得魂飞魄散,转身遁走,怎料刚出院门就被那条碧睛猛犬扑住,吃的一干二净。

从始至终,它不曾反抗过,仿佛就是给那条狗准备的干粮。

第二日,那悍妇起来寻不到自己的丈夫,忿忿不平,以为对方不堪忍受家暴逃跑,直到某日清理狗窝时,在猛犬粪便中找到了丈夫手指上的老银戒指,这才恍然觉悟原来是狗吃了自己的丈夫。

这只是黎皇收录的诸多故事中的一则,都是曾经发生过的真实事件,龅齿犍的怂也算是被演绎的淋漓尽致了,因为性格问题,常年处于被压迫的地位,这让其他“同类”看不上,那种东西只要逮到龅齿犍,肯定会不择手段的虐杀。

相反,也正因为它们太无害了,黎明反而懒得去杀他们,遇到了一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接放过了,它们太怂,黎明都懒得欺负它们,以至于龅齿犍的数量一直在不断攀升,可以算是那种东西里非常常见的一种。

要说它忽然杀人,那可真是千古奇闻。

这就是我和姬子吃惊的原因。

这么窝囊的东西,怎敢杀人?看见血不给它吓得窜稀才怪!

等我解释完后,大兵他们恍然明白过来了,不禁咋舌:“这种东西活着有什么用?看看咱们遇到的那俩要命的主,那才叫狠角儿,和这龅齿什么玩意简直是天壤之别,看来这次任务没想象中那么困难,B级,徒有虚名!”

“不可小觑!”

姬子忽然抬头,很认真耳朵说道:“黎明有着全世界最顶尖的情报网和最老练的情报人员,他们设定的任务等级往往只是最低估计,也就是说,凶手只会比B级更难对付,不会更容易!

而且”

说此一顿,他陷入了沉默。

我看他欲言又止,连忙追问:“而且什么?你不用遮遮掩掩,任务是我们所有人的事情,想到什么尽管说!”

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这种事说出来可能是个笑话”

姬子摇了摇头:“你们有没有想过,或许我们所有人都被龅齿犍骗了?我有个长辈,对这些东西有一定研究,他曾经深入研究过龅齿犍,得出了一个很惊人的结论龅齿犍,其实是天生的杀手!”

我睁大了眼睛。

“没错,就是杀手,我的长辈是用这两个字形容它的。”

姬子道:“它的牙齿非常锋利,就像刀子一样,咬合力极其惊人,能瞬间让我们的骨骼裂开,而且速度奇快,再加上它牙齿上的毒素以及啮齿类怪物特有的气息,这让它趋于完美,一旦暴起,能在几个呼吸内杀死一头猛虎!只不过因为它性格过于懦弱,以至于让人忽略了它的可怕威胁力!”

说此一顿,姬子呼出一口气:“龅齿犍绝对有能力作案,有没有可能我们遇到的是一只暴起的龅齿犍?”

“暴起,一定有暴起的理由!”

小豆子忽然开口,她大眼睛闪烁,轻声道:“我曾经是弱者,所以,我最了解弱者的内心,如果不是巨大的刺激,一般不会暴起,肯定是超越了无法忍耐的底线,所以才会这么凶残,当恨意积蓄到极点,别说是龅齿犍,就算一只老鼠也敢向大象悍然宣战!”

“有道理!”

姬子吃惊的看了小豆子一眼,随即道:“这就得问死者了,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事情,能让一只龅齿犍蹦出来杀人?我想,或许我们现在应该好好查查这个死者,很有可能沿着他这条线找出那只龅齿犍!”

我看了眼血肉模糊的尸体,想了想,道:“先去他公司里看看吧,直觉告诉我,这个龅齿犍一定就在死者身边,就龅齿犍的这种性格,和外人产生一点冲突,不至于让它暴起,肯定是遭遇了相当不公正、甚至是带着极端侮辱兴致的事情,我倒是觉得是工作的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”

我冷笑道:“别忘记了,死者所在的公司是一个经纪公司,像他们这样没什么作品、明星的野鸡公司在国内没有一万也有一千!

大公司恶心的事儿少,越小的公司就屁事儿越多,这一条永远不变!

像这种野鸡经纪公司里面黑幕重重,肮脏的交易层出不穷。他们利用现在的人成天做出名梦的心理,会从社会上招很多俊男美女,有些人甚至刚刚从艺校毕业出来,绝大多数都是没什么见识和社会经验的寒门子弟,信了他们捧红人的鬼话以后,各种剥夺、潜规则,简直和老鸨子没区别!

我对他们了解不多,但也知道混迹在这个圈子里会有多少常人无法忍耐的破事!

所以,凶手在这个公司的可能性极高!”

“你倒是了解这些。”

姬子点了点头:“不过很有道理。”

“论对付那种东西,我不敢说比你强,可要说对这个社会和人的了解,我叶小九从十四岁就开始见识了,比你清楚的多!”

我一摆手,道:“走,咱们去他们公司瞧瞧,我有预感,那里一定会很热闹,我们肯定会有所发现!”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